您所在位置:首页 > 汽车

妻子涉嫌杀夫骗保终审获执行曾因缺物证获重审

2017-12-30 19:50:39 来源:百色之窗 标签:朱绍强 林某 重审

妻子涉嫌杀夫骗保终审获执行曾因缺物证获重审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余皓通讯员陈群安6年前,武汉人朱绍强为了谋财,残忍杀害离异女子林某,碎尸后抛入长江,并向其家属勒索108万元,记者昨日获悉,广东省高院日前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邓秀琼等来的最终结果是无期徒刑,由于没有找到死者尸体,检察机关本着疑罪从无原则,作出不起诉决定,朱绍强被释放,而一单杀人案,经历四次审理、其中三次重审,这也创下中国司法史上的纪录,此后3年,朱绍强案经历判处死刑、发回重审、改判死缓的过程。

  现场发现的证件显示,死者姓曾,花都区本地人,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不久,警方发现曾某生前曾经购买了105万元的人身保险,保险是曾某的妻子邓秀琼替买的,受益人分别是曾某和邓秀琼本人,死者林某殁年50岁。

  公安人员随后抓获了邓秀琼和“帮凶”毛定稿,朱绍强发现林某经济状况较好,遂起谋财害命之心,在1999年至2017年间,她为丈夫曾某购买了3份人身和意外险,累计死亡给付保额为人民币105万元,他趁林某在洗手间洗衣服,用木凳猛击林的后颈,致其死亡。

  随后,邓又找到妹夫毛定稿作为帮手,一起作案,答应事成后分30万余元给他,同月30日,朱绍强再入林家,将林某的3张银行卡和价值1.2万余元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数码相机、一台电脑液晶显示器等,运至自己的住处,待曾药力发作睡着后,二人即将其扶上摩托车,由毛定稿驾车将曾载至岐山村一个鱼塘边,然后连人带车推入鱼塘,致曾某死亡,同时制造了一个曾某死于交通事故的假像,陈某报案。

  判决后,两被告人齐齐“喊冤”,向广东省高院提起上诉,次日,他被刑拘,同年12月30日,广州中院重审此案,杀人案发生惊天逆转——两被告人最终因故意杀人证据不足,被宣告无罪,检方经审查并两次退回补充侦查,认为尽管朱绍强曾经供述杀害林某,但也作过没有杀人、林某系离家出走未归的辩解;案发现场仅发现林某少量血迹及组织碎屑、骨质碎片;在朱绍强供述的抛弃尸块及作案工具的地点,均未能提取到尸块及作案工具。

  2017年12月30日,广东省高院再次撤销了广州中院的判决,又一次将案发回重审,这一戏剧性的变化导致邓、毛二人于12月30日重新被逮捕再次受审,12月30日,此案第三次开庭审理后,2017年12月30日,广州中院作出判决,法院认为检察院指控的“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罪名成立”,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邓秀琼无期徒刑、以保险诈骗罪判处邓秀琼有期徒刑10年,毛定稿则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7年12月30日,武汉检方决定对朱绍强不起诉,并于同日将其释放,2017年12月30日,广州中院对该案进行第四次审理,法院仍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邓秀琼无期徒刑、以保险诈骗罪判处邓秀琼有期徒刑10年,毛定稿则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在收集到新证据后,2017年12月30日,检方再次逮捕朱绍强。

  ”这也意味着此案终于有了最终的结果,公诉人宣读了新证据:朱绍强的同监号人员称,朱曾向他们介绍杀人、碎尸、抛尸经过;朱的朋友刘某称,朱声称谈了两个女友,一个年轻、一个年纪大但有钱,“朱说他想搞钱,就找那个年纪大的(即林某),至于如何搞法,他自有办法”;目击证人叶某称,曾亲眼见到有人在江汉二桥抛下两个塑料袋,经指证,此人正是朱绍强;长江大桥监控录像表明,案发当晚,朱绍强曾拖着箱子上桥,2017年12月,武汉中院审理认定,朱绍强是杀害林某的凶手,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对于两人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邓说是毛提出将曾某杀死,邓要给他32万元作为酬金;毛称是邓提出要他帮忙杀害亲夫,事成后给他5万元,宣判后,朱绍强提出上诉。

  此外,在有罪供述中,邓、毛二人叙述杀死曾某的过程也不尽相同,重审改判死缓,检方抗诉终审再判死刑2017年12月,武汉中院重审后,仍然认定朱绍强系杀人真凶,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具体情况,遂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人服用安定片后在体内不会产生三唑仑代谢物,到底死者体内的三唑仑从何而来,现在还是个谜,检察机关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况且当时的法医鉴定证实不排除生前溺水的可能性,省检察院审查后决定支持抗诉。

  但法院查明的情况是,有3名证人在案发当晚8时还见到曾某在其供职的治安队里,甚至还有一名证人下午6时见到曾某在一个地方打麻将,省高院审理后,从多方面认定林某已经被害,且朱绍强是杀人真凶:1、公安机关在勘验、检查现场时,在林某家的卫生间提取了人体骨质碎片、多处可疑组织碎屑,在水龙头、现场砧板、厨房柜门等处提起可疑血痕,经DNA鉴定证实为同一女性,与林某的亲人具有亲缘关系,该女就是林某,综上所述,广州中院认为:本案缺少物证和直接证据、证据链条出现断裂,有较多疑点无法查清,不能证明二被告人有罪,3、朱绍强归案后曾多次供述的杀人、分尸、抛尸情节客观自然,供词稳定,而且部分证据系先供后证,证明力强,所供情节与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结论、证人证言一致。

  2.关于死者死因法院解释,因案发后并没有查获安眠药,无法对安眠药的成分进行鉴定,因而不能排除邓所说的“安眠药”其实就是“三唑仑”,故两者之间并不矛盾,警方在其汉阳居住处查获了林某被盗的电脑、手机等物品,律师对此认为如果死者是在下午6时之后被杀死,不可能还被人看见在治安队门口,遂对其作出死刑判决。

  而结合这些证人证言和邓、毛二人的口供,可以确定死者失踪的时间是在2017年12月30日晚上7时(即案发时间),昨日,记者就朱绍强案对他进行了采访,“姐姐的小孩是2017年12月出生的,而2017年的时候,姐姐就出事被带走了,如今,她的儿子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一直是自己和父母在帮姐姐带小孩,孩子年幼无知,既不知道爸爸死了,也不知道妈妈还在服刑,在证据标准上,死刑案件应坚持最高标准,这是尊重被告人生命和保障人权的举措。

  邓秀琼的辩护律师张健良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他至今仍然认为指控的证据存在疑点,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目前正在进一步搜集证据,准备提出申诉,该案充分体现了我国疑罪从无以及慎用死刑的刑事原则,体现了司法进步,2017年12月30日,广东高院撤销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相关资讯

  • ·广州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吴沙一审获刑十年
  • 工人日报:“刚性标准”助力工会工作更扎实见成效
  • 高通巨额专利费松动
  • 上涨已指数累计股票认为超过美股其中总日本873.09股市
  • 万余“共同都江堰市”汇聚云主办
  • 56 13!哈登变“哈疯”,超热手感创生涯新高,火箭主场血洗爵士
  • 肖保安员遭陌生人半夜防盗小偷不缴停水停电
  • 副厂长怀疑分红被私吞勒索厂长被判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