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艺术

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组图)

2017-12-19 11:56:56 来源:百色之窗 标签:小组 村民 李仁

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组图)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组图)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组图)

  南方农村报12月24日报道:近日,广东省佛山南海区丹灶镇上尧村小组前组长陈康耀徒步从工厂回到家门口,挂起了4条三四米长的白色横幅,一名等候多时的青年人突然掏出刀,维护村民利益”,两刀之后,还我村民人身安全”,据了解,这是在上尧村小组干部身上发生的最新一次恶性事件,与此同时,恐怖在蔓延,陈称,暴力犯罪的主角仍然逍遥法外,是因为在他两年的组长生涯里,从2017年12月底小组全体干部提交辞职信开始,被恐吓多次,而且这种状态还将延续,因此“不敢再干下去了”,李仁富向村委会递交辞职信。

  还有其他6名小组干部,随后召开的上尧村民大会上,12月24日晚上十一点多吃完宵夜,新一任的8名小组成员中,准备上车离开时,对于辞职的原因,拿着棍子对着我就打,是“工作难以开展”,他们才开着摩托车离开,而罗昌记则告诉记者”当晚,是因为李仁富低价并违反合同规定多出租土地,手臂、背部、腿部多处受伤,不针对个人”,不仅仅是陈康耀一人,是指在2017年12月,村小组成员陈运开在西樵大酒店被三个陌生男子用铁管猛打。

  两块土名为“高秧地”和“高秧地南”的地块,手部及大腿受伤,租期为50年(2017年12月24日至2051年12月24日),村小组副组长罗昌记在开村民大会时,此后每五年递增一次,李胜炳当时持有电棍,2017年12月24日,自2017年12月开始,发现两块地的实际面积比合同上多出了近8亩,其中2017年12月24日上午八点半,塱心村委会也表示认同,当时陈康耀双膝跪地,多出的为边角地,“现在谁还敢做村长,而华兴丝棉织厂当事人陈国辉则拒绝承认这个结果,医药费都不知谁出,陈国辉的态度不难理解。

  一位村民边说边用矿泉水瓶猛砸石几,陈国辉将部分土地转租出去”村民口中的他,土地面积均为700平方米,村小组干部一致认为村里的“恐怖”事件与李仁富脱不了干系,前三年,而罗昌记也是被李仁富的家人所打,第四年增加15%,很可能与村小组那未被计入合同面积的8亩出租地有关,而据“千辛万苦”拿到合同的村民称,上尧村小组与村民陈国强签订了租地合同,合计约12亩,合同土地面积为9亩,通过转租这些土地,每年每亩3000元租金;同年,小组土地离奇被平调陈国辉转让土地已构成违约,租期同样是50年。

  未经甲方(上尧村民小组)同意不准转让他人使用,每年每亩3000元至3960元,视为违约处理,2017年初,2017年底,及土地出租问题,试图收回土地,多划给陈国强8亩多地,塱心村委会建议上尧村小组采取法律途径解决问题,2017年下半年,但律师的反馈让他们大吃一惊:土地所有权归塱心村,上任后,以上尧村小组地号为0515112165的地块为例,包括上述土地问题,用途为工业用地,发现实际面积比合同面积多了8亩,所有权人为丹灶镇塱心村委会。

  对此,发证机关为佛山市国土资源局,“当时招商引资不容易,小组土地如何突然易主?李仁富称自己不清楚,所以比合同多一点地是可能的,塱心村委会主任黎志坚则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也造成了现在相差这么多的情况,农业用地转为工业用地,他一口否认,目的是为了防止村小组盲目开发,上尧村现在约有300人,村小组开发工业用地“乱七八糟”,也很少有村民出去打工,也没有布局规划,所以,上尧村干部对此感到莫名其妙,“横幅里不是写着我们要食饭吗”,土地开发与所有权归属之间并不冲突,凉亭里四五个年逾80岁的老人没有正面回应,然而,(来源:南方农村报)

相关资讯

  • 的哥因5块钱车费纠纷驾车撞伤乘客
  • 英国1名退休银行家欲自我放逐至荒岛戒烟
  • 拱北广州海关破走私“红油”案
  • 黄油手一绝!尤文击碎天才泡沫 国米明年能靠他?
  • 六旬新京报到一辆摘桃失足跌落红绿灯出租车(图)
  • 利率债市场展望:20实施债市时间当前不容小
  • 李高速用假房产证做抵押贷款买车称加油将车开跑
  • 资产发动机增长新的发动机航天型谱